控制不了我想吐槽的心情了

三叔说了二月红是和佛爷完全相反的人。
佛爷家国天下
二月红只想护好自己的小家

这本来无可厚非,但是电视剧里,佛爷为了抗击日本人请二爷出山,不行,又散尽家财以身犯险为丫头求药,为的也是治好她的病好让二爷出山,破解日本人的阴谋。
药无效,丫头又求佛爷勇当背锅侠。
接着死了老婆逛了窑子的二月红要来杀了佛爷全家。

嘿我就不懂了。

二月红一身轻功,能飞过自己家的密室,佛爷一个大门就把你挡住了?感情你的轻功不防水,遇雨就化啦?

丫头一开始就说了是自己把药交给佛爷了,二月红问都不问原因,居然带着重病吐血的夫人淋雨求药去了?exm?是怕夫人死的不够快?

佛爷说我这条命是你的,二月红说我杀了你全家。原著佛爷家200多口人,招你惹你了?杀之前先还了买药钱行不行?

这兄弟,一个为了家国连恋爱都不敢谈,一个死了老婆就逛窑子还要杀了长沙布防官全家。

二爷的确爱老婆,可这样无理取闹也太任性幼稚了。

原著是丫头死了以后二月红就一个人风流快活,不问世事,佛爷晓以家国大义也没能打动他。
电视剧我看后面还有下斗的,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下完斗就可以杀了张启山”这个理由。

仅对角色进行吐槽


超级萌!我是话筒!还有凡凡果然知道高仿号的事沃(ಡωಡ)

Antares:

我帮你拿一下吧

我帮你拿吧 不用不用

一个话筒不够你俩秀恩爱的

呵【冷漠脸……

写的星际文不小心被我删了

。。。。虽然只写了一小半,也是有很多字的啊。。。大纲是酱的。。。

星际

吴亦凡是启程号远洋巡航舰舰长,从远方执行任务回来,途中穿过四维空间泡,遇到了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号。
亚特兰蒂斯是古地球时期向宇宙发射的超级飞船,那时古地球面临覆灭的危机,空间跃迁技术刚刚开发出来,亚特兰蒂斯带着人类的希望探索宜居星球,却在两年后消失在星盘座附近。
幸好两年期间人类发射的另几艘飞船都发来了好消息,而人类的科技也在空间跃迁后出现了爆炸式飞跃,人类因此得以存留。

吴亦凡在船上发现了冷冻舱中的威廉,带他回到启程号进行解冻。

威廉带回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宇宙中的外星人对人类虎视眈眈,在知道了人类的存在后打算入侵【好想狗血一下,外星人都把人类当雌性什么的。。,

威廉当年是亚特兰蒂斯舰员,和舰长是一对儿,亚特兰蒂斯误入四维空间,被外星人扣押,全舰队死伤惨重,最终只有威廉一人得以逃脱,舰长为了保护威廉死去。
亚特兰蒂斯的舰长被一个外星人喜爱,因而探听到许多秘密,包括外星人大会上,一众外星人打算入侵三维世界,并发展三维技术。

威廉提醒人类,人类可能暴露在外星人的监视中,或者至少面临外星人入侵的威胁。

威廉的意见得到了重视,在2个月的返航途中,和吴亦凡相处愉快。

两年后,人类发现了外星人,爆发了星际战争,吴亦凡和威廉此时已经是挚交,暧昧暗生,两人并肩作战的过程中威廉发现自己爱上了吴亦凡,内心却有深沉的负担,不愿回应吴亦凡的爱恋。

两人打到boss关,威廉发现大boss居然是亚特兰蒂斯的舰长,原本应该死去的爱人。

亚特兰蒂斯舰长当初被外星人救了回去,外星人蒙骗他威廉已经死去,他忍辱负重,利用喜欢他的外星人,渐渐把握了外星人的实权。

啊!舰长要不要死!好纠结!





上错花轿嫁对郎3

3

彭府,彭泽阳和丁隐梳洗完毕后,按礼丁隐要给长辈敬茶,彭泽阳一出屋子,便冷了神情,装出一副病歪歪的样子,让丁隐搀扶着他。

丁隐到了大堂一看,满屋子女人、哥儿,一一给老太君、婆婆、二娘敬了茶,正要落座,脚下一个不稳踩住了裙摆,手里的茶壶就要掉下去,丁隐飞快伸手一捞,半空中的茶壶就回到了他手里,众人看得大笑起来。

欢笑之际,一高大男子进入大堂,身后两个小厮一人捧着一盆火红的珊瑚,立即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男子冲老太君一揖,“外婆。”

老太君向丁隐介绍道;“孙媳,这是我外孙李世昭。”
李世昭便走过来冲着丁隐也一揖:“世昭见过表弟媳。”丁隐见他容貌端正,容貌不输彭泽阳。“因商务纠缠,昨日未赶上喜庆大典,还望表弟媳见谅。”

丁隐站起来还礼,李世昭又向老太君禀告,“外婆,十四家商行的事情均已理清,这里是账本,请您过目。”一个满脸胡子的仆人捧着高高一叠账本呈上来。

老太君满头银发,慈眉善目,此时又冲丁隐道:“世昭和泽阳都是我的心头肉,可怜世昭父母走得早,我就把他接到身边,正好泽阳身子不好,身边缺一个干练的人,让他和泽阳一起帮我鼎立门户。世昭口齿伶俐、办事干练,三年来为彭家尽心竭力,真是个好孩子啊。”
“外婆过奖,”李世昭挂着笑容,指着身后两株珊瑚道,“这是我从福建带回的礼物,请表弟表弟媳笑纳。”

丁隐喜爱红色,见之红得生机勃勃,不禁站起来用手抚摸,喃喃道,“好漂亮…”李世昭近距离看着丁隐的脸,只觉他肌肤剔透细腻,体香扑鼻,一时有些失神。

彭泽阳脸色一冷,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向前虚走两步,立即晕倒在地,扑在丁隐怀里,唬了丁隐一大跳。

彭泽阳由人扶到屋里,请了刘大夫看病,刘大夫名叫刘和谦,看病有个怪规矩,便是不让人看,是以丁隐等人只能在屋外等,丁隐在门边转来转去,皱眉嘟囔着,“哪有人看病不让人瞧的。”

一会儿刘大夫出来说是无碍了,请了夫人进去,原来是彭泽阳想向母亲讨一床睡塌。“孩儿新婚如同干锅熬汤,实在不宜火旺。”见母亲犹豫,彭泽阳便一阵猛咳,做出一副身体亏空的样子来,心疼得母亲当即答应。

待众人都走后,彭泽阳下了床,拿起一本书,抓了一把黄豆,一个一个抛起丢在自己嘴里,见丁隐坐在梳妆镜前望着他,便朝他丢了一个黄豆,丁隐一把接住,小下巴敲得高高的,十分得意,彭泽阳见他仿佛尾巴翘上天的娇俏模样,心里一动,笑了起来。丁隐见他笑的开怀,抢了黄豆,“我来扔!”彭泽阳依着他,一个一个用嘴接了。

门外突然有脚步声传来,彭泽阳立即收了脸上活泼的神色,虚虚歪在塌上。

原来是老太君的贴身丫鬟杨小巧送了汤药来,说是李世昭重金求得的补药,老太君让三公子每日煎服。杨小巧本是想要亲眼见彭泽阳将药喝下去,彭泽阳却要丁隐喂,让杨小巧退下,待她退下,彭泽阳便将药倒进了屋子里的一个花瓶里。

丁隐奇怪地看着他,“你怎么不喝?”

彭泽阳神秘一笑,“药不可不喝,也不可多喝,今日我急需的药便是出去散心。你要不要与我同去?”

丁隐一听他要出去,心里乐开了花,眉开眼笑,立即答应了。

彭泽阳带着他到自己的私人院子散步,院门挂着一块“惠畅新苑”的匾,丁隐一瞧,念道:“惠踢新花~”

彭泽阳在后面憋笑,自己娶得是苏家的大家闺秀,怎么变成了白字先生,待会儿一定要弄清他的身份。

彭泽阳引着丁隐来到观景阁,拿出一封信来,“苏公子,你嫁到彭府来,想必家中十分想念,这封家书我已写好,只是不知岳父岳母的名讳是哪几个字,不如苏公子亲自写上吧。”

丁隐哪里知道苏子涵父母的名讳,忙向小喜使眼色,这小喜也是个伶俐人,跟在丁隐身边替他解了不少的围,此时推他到书桌前,“二位公子新婚,应该一起写,不如我家公子写老爷苏之祥,彭公子写夫人王香萍。”
丁隐一时没有听清,呆呆啊了一声。

小喜又道“不不不,还是彭公子写老爷苏之祥,我家公子写夫人王香萍。”还特意慢慢念了老爷夫人的名字。
丁隐自觉听清楚了,装腔作势道,“自然是我一个人写,你一个丫鬟多什么嘴。”

提笔便写“苏只羊”“王香平”,两个名字歪歪扭扭并列在信封上。

彭泽阳拿到信封也不说什么,信步随丁隐赏景去了。

第二天,彭泽阳把小喜独自叫到观景阁,问小喜可会认字,小喜答是苏公子教的,彭泽阳便拿了本诗集叫小喜念,见小喜念得分毫不差,又问小喜可会写,小喜答会,也是苏公子教的,彭泽阳见这丫鬟字写得不错,把昨日的信封拿出来,板起脸,怒道:“我看你就是个撒谎精!”

小喜吓得跪在地上。彭泽阳接着说“你左口一个公子教的,右口一个公子教的,公子写得像狗爬,还不如你写的,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小喜磕了一个头,“我家公子平日写的一手好字,只是昨日手不小心被门板夹了……”

“住口!”彭泽阳冷笑一声“你很聪明,知道趁机告诉他父亲叫苏之祥,夫人叫夫人王香萍,可是人家不领情,把苏之祥三个字写错了两个,你说,天底下有这样的女儿吗?”彭泽阳拿起手边的西洋千里镜把玩,“你很机灵,看见他拿起竹片在院子里舞剑,就跑过去教他扭扭捏捏走碎步,我在观景阁上看得一清二楚!”啪——彭泽阳狠拍了一下桌子,把小喜吓得一哆嗦。“大胆丫头!竟敢冒充苏公子的下人混进彭府!”

小喜被彭泽阳的气势震住,吓得连连磕头,“三公子,我不是冒充的!我是苏家的,是丁公子不是苏家的!”接着把上错花轿之事说与彭泽阳,彭泽阳一边听着一边背过身去,掩饰他翘起的嘴角。“丁公子是个好人,求公子不要为难他!”

“起来吧”彭泽阳转过身来,“你如实相告,我便不再追究了,不过这事你要保密,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我已经知道了丁公子身份这件事,你也不能告诉他。平日里你要谨慎小心,不要露出马脚。”

彭泽阳审问完小喜,立即又去见了刘大夫,原来刘和谦正是彭泽阳的师父,此人能文能武,精通医术,自打十年前救起了正欲上吊的彭泽阳,便留在他身旁悉心教导,彭泽阳现在身体康复,内力深厚,都是刘和谦的功劳。

彭泽阳把这丁隐的来龙去脉跟他一讲,刘和谦捋了捋胡子道,“这苏子涵想必也是被错送到了将军府,若是他回了扬州,现在苏家肯定已经将人送来,要求成礼了。公子可是要将苏子涵换回来?”

彭泽阳微微一笑,“不瞒师父,丁隐娇憨可爱,徒儿动了点凡心。”

刘和谦听罢哈哈大笑,“正巧我的外甥在谭将军麾下任职,他早就催我去军中随军行医,原本不日后我欲向公子辞行,如今,我便早早动身,替公子打探消息。”









◉‿凡等◉上错花轿嫁对郎2

2

苏子涵傍晚时分到了休息的客栈,张媒婆一掀开盖头,发现自己跟错了新娘,倒在地上大哭起来:“错了错了!这要是传到扬州城去,这可怎么得了啊!”

苏子涵心中焦急,却还是细声道:“我们回扬州去。”

张媒婆面上假哭:“谭将军派来迎亲的两个凶神恶煞,我们哪里惹得起啊。”心里却是有了计较,眼睛滴溜溜一转,装作擦拭眼泪的样子,“苏公子你也累了一天了,先吃点东西,后面的事我们后面再说。”

却张媒婆端菜的时候偷偷往饭菜里下了蒙汗药,打定主意将错就错,只要自己交了差,哪管新娘子的死活。

苏子涵用了饭菜,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第二天被轿子抬到了谭将军府。谭将军这时并不在府上,奉旨到外御敌,因而苏子涵在府中又昏睡了一个日夜才醒转,引得府里的丫鬟都来塌前张望,惊叹于新夫人的美丽。

“他醒了!”看见苏子涵卷翘的睫毛蝴蝶一样颤了颤,丫鬟们都激动起来。

苏子涵醒来时只觉得浑身疲软,他眨了眨眼,却看见一屋子的丫鬟下人冲着他行礼。

“张妈妈呢?”苏子涵意识到不对劲,神色惶然起来,“不是说好了回扬州的吗?”

“张妈妈和梅香昨天就走了啊。”

“可是我不是丁隐啊!”苏子涵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将军呢?我要见将军!”

也不顾众人的阻拦,就要往门外跑,众人拦不住他,只能张妈妈着他到处跑。这谭将军府端的是个好地方,群楼玉宇、亭台楼阁、假山池沼、五光十色,苏子涵竟是走了许久也没见到将军,反而将那站得直挺挺的小将错叫了将军,羞得他满脸通红。

最后苏子涵碰见了一个板着脸的管家,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苏子涵将自己在仙女庙如何上错花轿一节讲给他听,不料管家嗤笑一声:“你不是丁隐,是苏子涵?你当我是三岁的娃娃吗?将军走时吩咐过,夫人先待在府中,等将军回来再行婚礼。”

“将军见过丁隐,要是将军见到我,他肯定能证明我不是丁隐,我真的没有说谎。”苏子涵一双眼睛可怜巴巴的,带点请求的神色看向管家。

管家神色未变,冷酷道;“那你就在这等到将军回来。”
苏子涵别无他法,只得返回屋中,在屋内左思右想了半日,心中甚是烦闷,见窗外春光正好,繁花初盛,便唤了下人游园。平日他在自己家,只让小喜陪他逛花园解闷,来到将军府,却有十几个人跟着他,因而十分不得趣。苏子涵赶了好几次才赶走他们,自己加快脚步甩开众人,往僻静处走去。

走着走着,苏子涵望见不远处丛林掩映下一个小楼,便想进去看看,不料一个丫鬟突然跑来拦住他,“新夫人,管家吩咐过那里不能进去!”苏子涵好奇心突起,偏是要进去。两人推推嚷嚷,“若是管家怪罪,只说是我硬闯,不干你们的事。”苏子涵说完推门而入。

一进去,苏子涵便被吓得后退一步——只见屋内烟雾缭绕,供奉着四个牌位!苏子涵定了定神,一一向牌位看去,除了将军的父母,还有将军的前两位夫人谭何氏、谭梁氏。

是了,苏子涵想,丁隐在仙女庙同他讲过,谭将军前两位夫人都是给折磨死的。

当夜,苏子涵噩梦连连,梦中净是两位故去夫人的牌位,苏子涵一身薄汗,坐在书桌前提笔写家书,尽书自己遇到的荒唐事,更言身在将军府如同坐牢,身心俱疲。

第二天,苏子涵状似无意地问将军现在何处,丫鬟说将军的兵营骑快马一天可到,于是苏子涵心里打定了主意,他要找到将军说明缘由,让将军放他回扬州。苏子涵又悄悄准备了一些粗布衣服和一些碎银,想方设法弄了些脂膏,盖住他耳后嫣红的痣。

这番准备也花去不少时间,夜里,苏子涵便悄悄溜出了府。

次日,下人见夫人日上三竿还不起床,揭了被子一看,里面是一个枕头,哪里有人。管家以为新夫人逃回了扬州,让人快马加鞭往扬州方向追去了。








◉‿凡等◉上错花轿嫁对郎1


1

丁隐一行走了一路,行到天乐客栈,终于可以喘口气,这边林媒婆叫了好酒好菜,坐下吃喝起来,那边丁隐由丫鬟扶着下了轿,遮着盖头走进了客房。

好不容易进了房间,丁隐早就坐得浑身难受,一把掀了盖头,“哎呀憋死我了!饿死我了!梅香,快给我拿点吃的来!”

身后的丫鬟小喜正在铺床,一回头吓了一跳,“你是谁啊?”

“我是丁隐,你是谁啊?”

丁家公子????

林媒婆正跟人吹嘘自己的撮合功力,听着有人叫到“林妈妈不好啦!”小喜跑过来附耳轻语,吓得林媒婆扔掉了手里的鸡腿便往客房跑。

林媒婆一到丁隐房里也哭将起来,小喜也跟着哭,一会儿就把丁隐哭烦了:“你们别哭了!我又没死!”

“我们是在哭苏公子啊,这冲喜误了时辰,彭三公子要是死了,苏公子这一辈子就完了啊”林媒婆哭嚎着,“有人能救苏公子,可他就是不救啊!”

丁隐性子单纯,一听这话果然上钩,“谁啊?”

林媒婆立即收了嚎哭:“就是丁公子你啊,丁公子才说和苏公子认了兄弟,不如就替苏公子把这一关闯了,等彭三公子一死,你就拍拍屁股走人!”

丁隐想了又想,脸上带上犹豫之色。

林媒婆二人又嚎哭起来,丁隐一想起知书达理,人又如玉兰花一样的哥哥,一咬牙一跺脚:“好!我就做一回苏子涵!”

小喜立即跪下道:“公子真是活菩萨!”

夜里丁隐却做了噩梦,梦见个丑八怪,头发乱七八糟,一脸痴傻,要把她扑倒在床上,他吓得大叫着醒来,一想自己今后要对着个僵尸一般的男人,不由得害怕起来,“不行,我不能嫁给彭三公子,今天就是跑我也要跑回扬州。”丁隐翻身下床,开门便跑,陪夜的小喜一下子被惊醒,唤了林媒婆便追。

三人你追我赶,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丁隐一下子被树根绊倒,崴了脚。由两人掺了回去。

第二天丁隐便被彭府人接了去拜堂,彭府处处张灯结彩,以示隆重,不料三拜过后彭三公子竟晕倒在地,众人围上去,丁隐悄悄撑起一条缝,只看见了一抹红色,不禁翻了个白眼,心想,果然是个病秧子,蜡样银枪头。

大堂上老妇人急了:“快!扶入洞房!”
两人被丫鬟扶进房间,彭泽阳挥退了下人,自己关好了房门,朝新娘子走来。

丁隐在盖头下看见彭泽阳的脚步一点一点进了,捏紧了手指,心里也砰砰跳起来。一双剑眉蹙着,涂了胭脂的小嘴也瘪起来,彭泽阳刚要掀开盖头,丁隐便大喊一声:“不要碰我!”

彭泽阳立即把手收回去,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红烛燃烧着,发出噼啪的声响,一会儿,彭泽阳又站了起来,丁隐暗忖:又来了,半掀起盖头去看,彭泽阳也捏住盖头一角,朝内张望。

丁隐见这彭三公子浓眉大眼,高鼻深目,脸上神采奕奕温文尔雅,竟是异常俊朗;彭泽阳见这苏家哥儿小小一张巴掌脸,眼里流光溢彩,似娇似嗔,红唇微张,神情羞怯惊异,刹是惹人怜爱。彭泽阳深深一揖,看着他笑道:“娘子。”

丁隐瞪大了眼睛瞅他,“我…我不是你娘子!”
彭泽阳再揖,“苏公子,小生这厢有礼了。”又走到丁隐面前要去扶他,“今天是洞房花烛…”丁隐站起来避开他,一脚把他绊在地,看彭泽阳哎呦一声倒下,自己笑了起来。

彭泽阳站起来不服道:“仗着自己有两手拳脚就欺负人啊,有本事我们正大光明比一比。”

丁隐不屑:“病秧子还敢和我比,小心你的小命!”
彭泽阳拿起手边的一张纸,“我们来比谁扔的远。”
丁隐抓起来一扔,纸飘飘悠悠落在了一步远处,彭泽阳将纸捡起来团成一团,轻轻松松一扔就扔到了门边。

见丁隐鼓着嘴巴把头偏在一边不理他,彭泽阳又从鸡毛掸子上拽下来一根鸡毛,“那我们再来比谁把这根鸡毛吹得远。”彭泽阳嘻嘻哈哈将鸡毛凑近丁隐的嘴巴,丁隐躲了几下,见躲不过便气鼓鼓一吹,鸡毛轻飘飘落在了不远处。

彭泽阳捡起鸡毛,“我让它落在哪儿,它就落在哪儿。”他指了指喜床,冲着鸡毛一吹,鸡毛穿过了珠帘落在了床上。

丁隐瞪大了眼,又像是猛然回过神一样,一扭头,梗着脖子道:“不服!”

彭泽阳笑道,“还不服?”拿过一张纸,“这张纸怎么分成两半?”

“这还不简单”,丁隐拿过纸一撕两半,却见彭泽阳拿手指一划,纸便裂成了两半。

“哈哈哈!这下服了吧!”彭泽阳仰头笑道,不料丁隐刷刷两下点了他的穴,立即动弹不得。

丁隐见他嘴唇蠕动着说不出来话,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却听见身旁扑通一声,彭泽阳已倒在了地上。

这下丁隐着了急,扑在他身旁又是掐人中又是摇。心里责怪自己:知道他是个病秧子,还下手那么狠。见彭泽阳没有反应,又想:糟了,这是断气了。“彭公子,”丁隐毕竟年龄尚小,嘴巴一瘪就哭了出来,“你可不要怪我,是你自己要跟我比试的,现在你一命归西了,我怎么跟人家说得清啊…”泪珠子啪嗒啪嗒掉在彭泽阳脸上,彭泽阳一笑,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

丁隐一下子呆住了。

“娘子莫生气,我是跟你闹着玩的。”

丁隐自己擦干了眼泪,眼圈还是红红的,站起来瞪着他,“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有病没病?”

“我自然是彭府三公子彭泽阳,如假包换,至于有没有病,就说来话长了。”彭泽阳略敛一敛眉“倒是听说苏公子除了一手好女红外,以读书为乐,殊不知还会一手好功夫,不知是哪位大师所授啊?”

丁隐暗想:你是真的彭泽阳,我却是个冒牌苏子涵。又见他语中暗含怀疑,眼睛骨碌一转,学着他道:“这事啊一句两句也说不清,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的。”

当晚彭泽阳却没为难丁隐,叫丁隐睡了床,自己睡桌子。

第二天,彭泽阳被天光照醒,盯着自己漂亮的新娘子发起了呆,丁隐似是感觉到有人盯着他看,一会儿便睁开了眼睛,对上了彭泽阳的目光,彭泽阳咧嘴一笑,“娘子为何穿着鞋睡觉啊?”

丁隐脸上一红,“我这是防着你呢。”

“防我?防我什么?”

“防你趁我睡着,往我脚心里塞小娃娃!”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话谁告诉你的?”彭泽阳被他这娇憨的样子逗得前仰后合。

丁隐睁大一双水灵灵的眸子:“这话不用谁告诉我我也知道!”

◉‿凡等◉上错花轿嫁对郎

哥儿爷们设定,文里也有女人。弱弱的说其实可以看成性转
梗就是电视剧的梗

腹黑伪病弱X傻白甜纯天然
正直威猛忠犬X聪慧温柔人妻

楔子

     扬州城内最近有两件热闹事,一是城北苏富商家的公子苏子涵最近要出嫁给林州巨商彭府彭三公子;二是城东武师的儿子丁隐要嫁给荆州将军谭小飞。

“嗳,听说那个彭府三公子病入膏肓、活不长久了,这次娶媳妇是给他冲喜的。”

“可不是,等到嫁过去了就是守活寡啊。”

“丁家不是与谭家有宿怨嘛,怎么还订了亲?”

“这两家的恩怨由来已久,本来谭家和丁家定了娃娃亲,不想谭家搬去杭州后一把火被烧了个精光,剩下谭少爷一个,他来投奔岳父,却被丁老爷乱棍打了出去。”
“这丁隐嫁过去,还能有好果子吃?”

“这两个哥儿真是命苦啊……”

这边厢,性子泼辣的丁隐被绑着上了轿,那边厢,苏子涵哭哭啼啼着了红妆,两人心里不情不愿,两支队伍吹吹打打上了路。

浩浩荡荡出了扬州城,几声闷雷响过,大雨倾盆而至,两路人马慌慌张张涌到仙女庙。两顶红轿放在一处,下人们却都跑出去看雨闲聊。

苏子涵撩开门帘下了轿,却听旁边的轿子传来异响,原来是那丁隐被绑住塞了口正在挣扎。苏子涵掀开帘子,吃了一惊,连忙给他松了绑。两人挨在一起,三言两语便相熟了起来。手牵手诉苦垂泪。

“想不到公子与我一样都是苦命人”,丁隐拭了苏子涵的眼泪,自己的眼眶也红了,“我们两个相逢即是有缘,日后却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了。我今日一见公子便觉着亲切,公子可愿与我拜个把子?”

苏子涵点头应允,两人磕了头敬了神,苏子涵道:“我长你两岁,我们便以兄弟相称如何?”

“哥哥”,丁隐欢喜道。苏子涵正要应时,门外传来一阵喧闹,两人急忙返回轿中,外面下人讲有强盗要来袭扰此庙,两路人马抬起轿子就匆忙上了路,不想抬错了轿,本该去荆州的丁隐被抬往林州,该抬往林州的苏子涵被送往荆州。一个向北一个往南。











发的肉被屏蔽了,想吃肉的私信我。。

说好的同框就发。。。必须发。。。
不长,rps,pwp

啊啊啊啊啊爵迹上海有同框了!!!郭爸爸威武!!!